🇺🇸🇬🇧🇨🇳🇫🇷🇷🇺
1 1 0 1 1

🔒

🔑➡️🌊➡️🚀➡️🌌➡️🎆

(被炸号后的语无伦次模式)


BiliBili@R_A_


搞cp就是为了自己和大家都开心。


是个十恶不赦的节奏带师(笑)

联五混乱邪恶


稳如老苟,又皮又怂

绝不出坑从来都不是一个flag


目前正在励志成为联耀传教大会第一发言人(你在想🍑)





—————————


不会画画写文弄视频玩游戏调AI的咸鱼不是一个足以填词翻唱搞建模MMD为爱发电的好直男√

【补档】【联耀】当联四反过来推自家cp的时候

补档20190616

依旧深夜脑抽产物……

两篇评论区都稍后补…

———————————

N久之前搞过一个推对方cp的段子……今天脑抽搞了个反其道而行之……

真的是越复习脑洞越大……刚好最近还查了些资料…

依旧OOC多私设历史梗出没

只是沙雕段子而已啦要什么逻辑(x

可以接受请继续√

————————————

深夜。

某酒吧。

阿尔:不是我说……到目前为止谁能做到比我和他的关系更密切?谁能?(摊手脸)

伊万(捧酒杯笑):呵呵,坏关系也不得不算在关系里啊,真是可怜:)

阿尔:哈哈,总比你们看上去密不可分却始终有一道隐藏的间隙好!

伊万;……但是我可至少没假惺惺地喊着什么幼儿园小朋友的口号迷惑人心,醒醒吧小美利坚,我见到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呢……别的不说,我就说谁能比我更早见到他?还有谁?

阿尔:哼……就会拿年龄说事?你很有发言权吗?

弗朗:等等……这哥哥可就要打断一句了啊。虽然我和耀官方的交流看上去没那么早,但是这不代表我们私下没见过面啊,别一棒子都给打死了……

亚瑟:可是你还是比我晚啊,某迟钝的腐朽大陆国家。(端酒杯嘲讽脸)

弗朗:那是战略性失误,谁让你总是到处乱跑建立各种坏名声呢?王耀第一次见到你什么态度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啧啧……哥哥我闭眼睛加倒立都能想出来。

亚瑟:那我也只能说是“战略性失误”……难道他不应该也负点责任吗?你就是个无脑跟风者而已,还是先不要洋洋自得了。

弗朗:会成语你很骄傲?要不要我给你数一下你曾经搞的那些破事?你……你简直就是个反人类!变态!妄想症患者!疯狂的海盗头子!(突然慷慨激昂地)

阿尔:嘿!等等,冷静弗朗西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自己就是一张白纸…我可听亚瑟说过不少关于你的小报道。

弗朗:天……他说的话你也信?真是服了你们了。(战术摇头)

伊万:我猜他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你们两个根本就是半斤八两。

亚瑟:哼。

弗朗(连连点头):喔,好啊,那这样,在座各位有哪个没犯过错,出来给大家解释……解释,按耀家的话说就是洗个白?事先声明,哥哥我本人大胆承认,所以我可以全程奉陪到底。

(短暂的安静)

阿尔: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可以做到让他视线根本就离不开我,who can do this?WHO?

伊万:你们的关系只建立在虚无的金钱关系上。如果你没有这个经济体量,看他理不理你。

阿尔:总比你那更加虚无缥缈到现在还没有实现的理想好吧,蠢熊?

DOVER:……

亚瑟(迟疑):阿尔弗雷德,我现在也意识到当初遇见你可能是个错误……谁叫你歪打正着在那条航线上了呢。

阿尔:哦,拜你所赐,现在我感觉很好。Very well.

弗朗:想想自己当年都做了多少傻事……(扶额)

伊万:人嘛,总是会受自身时代背景限制的,我们也不例外。(拍肩)

弗朗(碎碎念):不过我和耀关系可基本都不差……虽然偶尔会出现些小插曲,两边的孩子们的关系也没有特别大的冲突…

亚瑟(扬手):就你那若即若离的关系就别提了,好听点叫稳定,不好听叫可有可无。

弗朗:那算什么,我还可以和他一起做饭。

亚瑟:我和他早就剪不断理还乱了。

弗朗:我还可以和他一起做饭。

亚瑟:我们之间有一种默契。

弗朗:我还可以和他一起做饭。

亚瑟:我…我可以和他一起品茶,谢谢。

弗朗:我还可以和他一起品酒呢。顺便,我可以和他一起做饭。

伊万:…其实品酒和品茶我也都可以。

亚瑟:……

亚瑟:……你们有段时间根本连他的影子都见不到。

弗朗:我可以和他一起…等等?

阿尔:等一下(举手示意),这个我也可以。

伊万:巧了,我也是。(笑)

弗朗:哇……知道你们三个偏激,但没必要这样直白吧,这样很像变态唉。(嫌弃脸)

亚瑟:我居然听到世界头号变态公开指责别人变态,真的恐怖。(嫌弃脸)

弗朗:自己家里有多少东西自己心里没数?你不会喝酒喝断片了吧?

阿尔(转头):这还真是,就你的那些收藏我觉得挨个试一遍都得做到明年……

亚瑟:……喝你的酒。少说话。

伊万:……

【话题渐渐偏离主题】

……

被一通电话骚扰导致不得不深夜来接人的某琥珀瞳金发青年:先生们……先生们?我们能不能回去再辩论玫瑰萃取和茉莉蜂蜜哪个味道更香??

伊万:啊……感觉是有点喝过量了……(翻手机)顺便给耀打个电话吧……(开始乱按屏幕)

亚瑟(挥手):等等等等,你是觉得他能背我们几个回去还是怎么着?伊万•布拉金斯基你喝多了吧,冷静一下。

阿尔(继续敲桌子):原则问题,英雄今天必须要把这个道理讲明白。后背位就是不如让他骑在上面。

优恩:先生,我要告诉他情况了哦。

阿尔:……你开来的是我那辆敞篷款吗?

弗朗:变脸变的真快。

……

亚瑟:……你赢了,我可以保留你说话的权利,但这并不影响我怎么做。

优恩:先生,你要是再抱着门口的电线杆不走,我就只好给你的助理打电话了。毕竟我一个人可搬不走电线杆。

阿尔:我看咱们上车得了,别管他。

伊万(已经坐在了车上)(继续碎碎念):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竟然还要用药水,这手段简直低劣下流得可以。

亚瑟:你根本就没试过乱发什么评论……对吧弗朗西斯?

弗朗:啊??……等等小宝贝你开慢点我没听清他说什么!!

——————

优恩:丢人,真的丢人,我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二天早上。

已经喝断片的几个人终于回想起了昨晚的沙雕辩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结果谁也开不了口。

于是会议桌前陷入诡异的沉默。


END


————————

原评论区补档




评论(7)
热度(334)

© 今天依旧为所欲为的发电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