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1 0 1 1

🔒

🔑➡️🌊➡️🚀➡️🌌➡️🎆

(被炸号后的语无伦次模式)


BiliBili@R_A_


搞cp就是为了自己和大家都开心。


是个十恶不赦的节奏带师(笑)

联五混乱邪恶


稳如老苟,又皮又怂

绝不出坑从来都不是一个flag


目前正在励志成为联耀传教大会第一发言人(你在想🍑)





—————————


不会画画写文弄视频玩游戏调AI的咸鱼不是一个足以填词翻唱搞建模MMD为爱发电的好直男√

【补档】【微联耀】联五的同居(共事)三十题(一)

补档20181202


题源网络

微联耀

虽然是同居三十题……但好像损友向更多些……【其实是沙雕向】

为了寻找合适的属于各位老家伙的生存模式,
有大量题目删改顺序调换【其实有很多我发现自己在日常段子里已经写过了hhhh还有一些即将要写所以先不放粗来hhh】

所以其实总数没有三十题

私设多如山也请注意

本更只有【1-3】三题

(因为我写太长了收不住1551)

*众所周知,大佬们为了寻求闲得慌的快乐,往往都会至少有一个秘密基地【滑稽】



————————

#1.相拥入眠/熬夜【不要在意这个床有多大……大佬的生活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困死了。”东方人连声音都变得粘稠得很,小声嘟囔着就向床那边晃过去。他几乎是一下子摔进俄罗斯人的怀里,还恰巧在松软的床上回弹了两下。

“耀?……”伊万布拉金斯基揉揉略有酸痛的眼睛,放下膝盖上的笔电,“当心。别撞到。”

“……哦。”王耀只是利索地钻进已被体温捂热的被褥中,露出半个头蜷成一团。床畔另一端的英国人无言侧身让了让地方。

猛然间中国人感觉到微凉的大手在他的腰线处轻抚,他下意识不满地哼了一声。“要不就滚过来睡觉……别掀被子动手动脚的,太冷了。”

尾音的俄文说得婉转,男人的手突然顿住,脸颊泛着微红,但在王耀这角度是绝对看不到的。“诶啊……习惯性就想摸一下……但耀很舒服不是吗……吵到你睡觉的话抱歉了。”

“唔……算了随你吧……”王耀混沌的大脑也就默许了北极熊的行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文件、乱七八糟的人和乱七八糟的会议议程,并且它们还都卷在一起像桶浆糊般恼人。不过都算了,这些明日再议。

亚瑟柯克兰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瞟着王耀的方向。而对方此刻就像一只被撸得舒服的猫咪,蜷在被子间隐约露出修长的腿,呼吸声正渐渐趋于均匀。

阿尔弗雷德直到这时才摘下他的耳机。随手给自家上司的推特无脑点完赞之后,他看着早已身在床上的几人,脑海中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F**k!我也困了!虽然我好像什么都还没做!

他动作迅捷爬上床的时候亚瑟柯克兰轻微地皱了眉头:“要睡了?”

“废话。”这口气怎么跟当年的老妈子似的。果然熬夜可以使人思想钝化。美国小伙撇嘴,顺便好心扒拉了一下旁边睡意朦胧的法国人,“嘿,胡子大叔你是正处于睡眠与清醒的叠加态吗?”

“……啊?你说什么?”弗朗西斯身体猛抖了一下回过神来,“我没睡……等等现在几点了?”

“凌晨两点二十八。”床的那边英国人的声音传来。“各位倒是都还挺勤奋工作的。”

“所以凭什么王耀先睡了?明明他家最近要忙的事也不少!”阿尔弗雷德小声地比着口型嘟囔。

“人家效率可比你高多了。”伊万的冷笑伴着词汇一起吐出来。

“哦,是嘛?”阿尔弗雷德被激得竟有些精神起来,怼人方面他可是从不肯认输的。他碧蓝的瞳转了转。

“都闭嘴行吗各位大爷,我可求您们了……”被子里闷闷的声音传来,东方人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sorry,honey.”

“也不知道是谁先引战的呢……”伊万放下已经关机的电脑,俯身环住身旁的东方人,在漆黑柔顺发顶浅浅留下一吻。

当然北美小霸王也不甘示弱,拱到王耀身边搂紧他的腰。真暖和。

于是这就成功地促成了其中一个,令王耀睡眠体验极差的记忆犹新的晚上。


因为整整一晚他都在想:

你们他娘的……都是图谋不轨想要勒死我吗……






#2.相隔两地的电话【会议暗号】

“咳咳……接下来是关于最近几项大家没有获得统一意见的事情。”讲台上的美国人清了清嗓子。

王耀注意到对面的英国人突然抬头,沉思片刻右手支起下巴,目光停在左手的腕表处。

时间……?王耀小幅度打了个哈欠,用笔戳戳身旁的斯拉夫人。伊万稍稍偏头,回以了然的笑容。

“关于第七条……”阿尔弗雷德突然拉长了声音,不过座下的其他人都对他的夸张演讲习以为常。意大利青年用手正卷着头发昏昏欲睡,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大部分与会国家都是如此。

弗朗西斯小幅度摇了摇头,抽出一直压在胳膊下的白纸上仿佛写着什么。

……这个时间还有工作?这么忙的嘛?中国人犹豫片刻,用左手在伊万那侧的纸上歪歪扭扭写了个数字八。俄罗斯人一只手拿起了三只黑色签字笔,玩弄着并对着台上的发言人微笑。

美国人眼中明显扫过无奈的情绪。

他不经意地扬手,示意他们继续。本田菊的视线正忠实地随着他的手势滑向台下。

亚瑟柯克兰又开始了动作。他打开瓶盖喝了一口水,放下之后标签对向自己的方向。

到你那里去?真是开玩笑!我可要在自己的地盘赢回来!王耀心底暗笑也拿起水瓶,把标签面向自己,还小幅度轻磕了一下桌面加以强调。路德维希皱眉,表情似是变得复杂起来。

难道这是什么重大机密吗……

英国人只是挑眉摊手,装作无事发生。

弗朗西斯咳嗽了一下。

伊万的手指落了桌面一次。

阿尔弗雷德恰在此时说了一句“well”。

协议达成。

散会。

“先生……接下来要去哪里?”琥珀色眼瞳浅金色发的青年小心地坐在副驾驶问道。

“现在随意。”

“等等……今晚八点到王耀家的大使馆。”

“什么,先生?”青年面色不解地回头询问。

“……他那次开黑玩输了可还惦记着呢,看样子今天非要扳回一局不可。”美国人推了推鼻梁上的平光眼镜轻笑。

“不过这次我也想打得他们找不到北。”







#3.穿错衣服


“等等……谁拿了我的领带?”长镜前的法国男人理着自己的领口问道。

“啊?那个酒红色的骚包布条?我以为那是团抹布。”绿瞳男人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茶尽情嘲讽着。“差点就拿它擦鞋了。”

“没想到神清气爽之后你的嘴还是这么毒啊……你就从没考虑给自己鼻子下面那两片东西上个拉链吗,绅士先生?”从混乱的一团衣物间摸出那条皱巴巴的领带的弗朗西斯脸上浮现出十分虚伪的心痛表情。

“靠……你们是怎么做到在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找到自己的衣服的……”东方人几乎用尽全力才撑起半边身子。他目光扫视了一下衣物堆。又重新倒了回去决定躺尸。“……我放弃了,你们先来。”

“所以这个是老妖精的?”阿尔弗雷德从衣堆里探出头来,手上还提着一条纯黑色内裤。

他炙热的目光又扫视了一遍东方人的上半身,表情变得深沉起来。

“昨天脱的时候你没看?”王耀没好气地怼了一句。“赶紧挑走你的好嘛?”

“万尼亚也是黑色的哟……希望某些星条旗蠢货顺手牵羊的时候可别搞错了。”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脸突然出现在美国人身后,吓得他抖了一瞬。“F**……”

“这个号明显小一些嘛……是小耀的没错了。”

一旁的法国人没正形地调侃着,换来的却是亚洲人冷漠的瞪视。他识趣地住了嘴。

会场前。

当亚瑟柯克兰在随身西装外套里翻出印有骚包花体字的名片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似乎不妙了。

他掏出手机刚想在群里圈一下那位法国人,突然出现的一大波消息却几乎晃花了他的眼睛。

“所以英雄的眼镜目前在谁口袋里呢!!?我现在觉得没有眼镜都没人认出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怎么觉得迷迷糊糊时候套的这个衬衫有点大……是我的错觉吗……”

“!!那可能是我的!耀!哥哥我觉得这个绷
紧的扣子可能有危险!”

“秀腹肌有意思吗……顺便胡子混蛋你西服外套在我这。自己来要。”亚瑟于是没头没脑地敲了一句。

“那我的眼镜和西装裤呢?!我觉得现在这条裤子都快到我脚底了吧!”

“呵呵真是不巧腿短的世界英雄,你不幸的眼镜就在我现在穿的这条裤子口袋里。我正在考虑怎么处置它。”

“等一下……还有耀……你不觉得你的底裤很松吗?”

“??!伊万.布拉金斯基……限你三分钟之内到走廊右手边的那个洗手间!立刻!马上!”

于是,据独家小道消息,当日几位国家意识体先生几乎于同一时刻离位前往洗手间,似乎事态十分紧急。稍后,几位坦然从洗手间内走出,神情全无慌乱,仪态自然平静。

后续报道还称,谣传有关五常核/武密谈的种种说法均不攻自破。且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请勿散播不实信息。





TBC

——

最近似乎越来越容易困......我是怎么了......

————————

原评论区补档





评论(3)
热度(294)

© 今天依旧为所欲为的发电机 | Powered by LOFTER